新规定针对新能源汽车保险:禁止对特定车型实行统一限制,旨在为根本解决问题争取时间

行业新闻 chenxf 1个月前 (01-24) 37次浏览 0个评论

      新能源车险正在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

  一方面,随着新能源车保有量的持续上升,新能源车险的保费规模也扶摇直上,2023年上半年,人保财险、太保产险等头部险企的新能源车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50%以上。

  另一方面,新能源车险市场上呈现出“车主喊贵,险企喊亏”的局面,新能源车险业务面临严重亏损,车主遭遇变相涨价或者拒保难题。投保难、续保难、承保亏损成了横亘在新能源车险市场持续扩张道路上的烫山芋。

  新能源汽车已然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做好新能源车险业务,保险行业义不容辞。应对社会舆论反映较多的新能源车投保难、续保难等问题,近期,金融监管总局财险司向各财险公司下发《关于切实做好新能源车险承保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强调要“提高政治站位,强化责任担当”,明确交强险不得拒保,商业险愿保尽保,险企须全面排查整改,不得在系统管控、核保政策等方面对特定新能源车型采取“一刀切”等不合理的限制承保措施。

  此外,财险司近期召开的车险工作座谈会上也有提及新能源车险亏损问题,明确提出,大幅提高新能源车险保费不现实,行业改革须符合社会接受度。

  01

  财险司新规四方面化解新能源车险承保、续保痼弊

  近一段时间以来,新能源车投保难、续保难的问题在舆论场持续发酵,引发了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很明显,《通知》就是针对近期这些问题而下发的。

  具体看来,《通知》主要包含以下四方面内容:

  1、要求各财险公司提高政治站位,强化责任担当,重视新能源车险承保工作

  近年来,在政策大力支持与企业持续加大研发、营销力度下,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异军突起,在此势头下,新能源车险市场也快速扩张。《通知》强调各财险公司要高度重视新能源车险承保服务工作,深刻认识新能源车险是绿色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积极主动为新能源车提供保险服务,服务绿色经济发展。

  2、交强险不得拒保,商业险愿保尽保,大型财险公司要切实发挥头雁示范作用

  《通知》要求各财险公司要严格依法做好新能源车的交强险承保服务,不得拒绝或者拖延承保交强险,不得在签订交强险合同时要求投保人签订商业保险合同或提出其他附加条件。大型财险公司要发挥行业头雁作用,履行社会责任,积极承保新能源车商业保险,确保实现愿保尽保,满足消费者的保障需求。

  3、严禁对特定车型采取“一刀切”等限制承保措施

  《通知》还提出,各财险公司要对系统内新能源车险承保政策和考核指标开展全面排查,不得在系统管控、核保政策等方面对特定新能源车型采取“一刀切”等不合理的限制承保措施,调整对新能源车险设置的不合理考核目标。

  4、强化市场监管,从快从严查处

  《通知》要求各监管局财险处要加强市场监测,及时解决消费者反映的新能源车投保难续保难问题,同时对违规拒保的保险机构和相关责任人依法严肃处理。

  02

  新能源车承保持续亏损影响险企承保意愿,运营车占比过高成主因之一

  新能源车险承保难的背后,是财险公司严重的亏损。

  中国太保年中业绩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新能源汽车出险率高达30%,远超燃油车19%的数据,且平均赔付金额7201元,比燃油车高大约600元,以至于太保新能源车险成本超过了100%。

  从整个行业来看,2023年上半年,新能源车险已决赔款案件,同比增长了1021.9%,已决案件案均赔付5801元,较去年同期上涨了764元。

  此外,根据金融监管总局陕西监管局发布的《关于转发<关于切实做好新能源车险承保工作的通知>的通知》,“新能源车险赔付率远高于燃油车,出险频率相差超过10个百分点。即便随着车龄增加赔付率水平显著下降,旧车出险频率依然高于燃油车约6个百分点。”

  导致新能源车险亏损的原因是非常复杂的,从不同角度出发会得出不同结论。

  从新能源车物理特点来看,很多新能源车制造商为减轻重量、压降成本,往往采用一体化压铸技术,但这样一来,却加大了维修难度和维修成本。此外,新能源车电池往往安装在底部,更容易造成损伤,而电池本身成本高企。

  从保险公司角度来看,新能源车险是个新兴事物,对于风险规律的研究还不够深入,此外,新能源车由于驾驶习惯与传统车不同,新车出险概率显著高于旧车,而新能源车市场高速发展,导致新车占比过高,这也是导致新能源车整体赔付率高的原因之一。

  但也有观点认为,新能源车赔付率高最核心的原因还在于运营车占比过高。由于新能源车当前的充电成本远低于燃油车加油成本,因此,很多网约车从业者会选择购买新能源车,价格在20万以内的新能源车更是首选。

  运营车辆按照规定应投保营运车辆保险,但由于运营车辆保险费率显著高于家用车,因此很多运营车主实际会以家用车的身份投保车险,导致保险公司保费收取不足。

  同样是根据陕西监管局发布的文件,“2023年全国新能源车中家用车占比73.8%,低于燃油车11个百分点,而登记使用性质为非营运的车辆中还有相当部分实际从事网约车等营运性质的工作”。

  出租车、网约车、货运车等运营车行驶时间长,出险概率也高,再加上很多司机风险意识不足等,运营车一直是险企车险业务亏损重灾区,但受制于有关规定,保险公司费率上浮幅度有限。

  新能源车综合成本率显著高于燃油车,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财险公司的承保意愿,进入2023年,出行恢复,车险出险率显著提升,新能源车险亏损问题进一步凸显,部分公司出现了拒保部分类型新能源车的现象,引发社会舆论关注。

  03

  新能源车险问题事关重大,大幅提高保费不现实,用治标手段为治本争取时间

  新能源汽车战略作为国家战略,一直以来,保险行业都高度重视,而运营车由于事关国计民生,也一直是保险行业政策倾斜的重点。在车险精算中,燃油车设定的赔付率为75%,手续费为25%,而为降低新能源车险成本,给予其发展更多支持,新能源专属车险综合赔付率设定是85%,手续费仅为15%。但即便如此,新能源车险依然普遍亏损。国内新能源车快速发展,存量市场快速做大,解决新能源车险的困境也变得尤为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近期,金融监管总局财险司还召开了一次车险工作座谈会,其中也有涉及新能源车险的问题。

  会议上,财险司有关负责人表示,金融行业要提高站位,突出政治性、人民性,同时,其明确表示,大幅度提高新能源车险费率不现实,行业改革力度要符合社会接受度。

  针对新能源亏损问题,也表态会采用治标手段来给治本争取时间。具体而言,包括保险公司可以充分利用自主定价系数精准定价,保险业协会可以组织对高赔付车型的零整比发布,精算协会可以对赔付率高的车型定价开展重点回溯等。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运营车辆、新能源车赔付率过高的问题,监管实际上已经在采取行动。2023年1月12日,原中国银保监会曾发布《关于扩大商业车险自主定价系数浮动范围等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商业车险自主定价系数的浮动范围由(0.65,1.35)扩大到(0.5,1.5)。

  这样一来,根据商业车险保费计算公式,自动定价系数范围调整后,车险保费最高可降价23%,最高可涨价11%,在赋予保险公司更大自主权的同时,实际上,也是在允许保险公司面向高风险的运营车、新能源车等收取更多保费,优质客户则可以进一步降价。

来源:慧保天下

宣传二维码.jpg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