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收购易安财险获批 未来保险将无感融入新能源车?业内:做好重资产和低资本回报准备

行业新闻 chenxf 1年前 (2023-05-09) 645次浏览 0个评论

财联社5月9日讯(记者 王宏)今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布了易安财险变更股东的批复,同意比亚迪受让易安财险10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00%。网友则戏称易安财险以后的广告语可改成“保费比Y低”。

业内一方面看好比亚迪在新能源汽车方面的技术优势,从而推动易安在相关车险领域的发展,逐步构建在细分领域的优势。另一方面看好比亚迪实现服务和保险的正在融合。“新能源车的整车厂商可以做到极致,就像电脑手机的闭环生态,保险完全无感融入。如果比亚迪车主未来完全关注不到保险了,这家保险公司就成功了。”

新能源车企入局保险业也没有那么容易,业内认为险企多年积累的数据能对精算和定价保持领先优势,而险企构建的庞大的网点服务系统也有一定的壁垒。业内人士认为,控股易安财险后,比亚迪必须做好重资产和低资本回报的长期准备。并建议给比亚迪一个监管沙箱,在新能源车险开展大胆的创新迭代。

比亚迪受让易安财险10亿股股份 实现100%持股

今日银保监会官网正式公布了易安财险变更股东的批复,同意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受让易安财险10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00%。

此外,深圳市银之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光汇石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西藏晟新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富邦恒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恒屹鑫源科技有限公司、山东达能工贸有限公司、深圳锦久辰商贸有限公司不再持有易安财险股份。

易安财险是应国家“互联网+”战略浪潮,经保监会批准设立的国内四家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之一,2016年2月16日获批开业,注册资本金10亿元,注册地为深圳市。2022年7月,银保监会批复原则同意易安财险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数据显示,易安财险成立首年就实现盈利,2018年开始出现亏损;2018年和2019年其净利润分别为-1.99亿元、-1.67亿元。截至2022年3月31日,易安财险资产总计3.34亿元,负债合计4.62亿元,股东(或所有者)权益合计-1.27亿元。

今年初,易安财险发布《关于法院批准易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的公告》。公告显示,2023年2月24日,北京金融法院作出(2022)京74 破1 号之一《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易安财险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易安财险将依法推进重整计划的执行工作。

瑞士再保险中国前总裁陈东辉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比亚迪全资接盘易安获批了,反映了金融监管部门对于制造业龙头企业的支持。

成功关键在于服务与保险真正融合

业内普遍认为,传统车企做传统车险的模式很难实现突破。此次比亚迪控股易安财险,有哪些优势,又会遇到哪些困难?

毕马威保险行业咨询合伙人、英国精算师刘皓宇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比亚迪对于易安财险的控股一方面对于险企在资本方面的补充,更重要的是依托在新能源汽车方面的技术优势推动易安在相关车险领域的发展,逐步构建在细分领域的优势。此外随着节能减排相关的绿色保险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相信未来有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陈东辉表示,比亚迪拿下保险牌照,行业看好的是服务和保险的真正融合。“新能源车的整车厂商可以做到极致,就像电脑手机的闭环生态,保险完全无感融入,比现在保险公司和OEM的合作要顺畅太多,客户体验也会是另外一个档次。同时至关重要的数据都沉淀在自己手里,也会减少很多保险公司和车商之间经常出现的因为数据不联通引发的不信任和摩擦。”

但陈东辉也认为,有一些威胁让这种新模式很难走出来。一是比亚迪必须自营或者完全掌控销售渠道,才能实现对保险服务的掌控和一体化的客户服务。二是比亚迪进入保险业或许会面临创新的诸多限制,还不说很高的资本成本。

“其实自己持有保险牌照,和只做MGA再找保险公司出单,哪种模式更划算,还真需要算算账。总之,比亚迪这家保险公司成功的关键,是要尽量无感地融入比亚迪的服务生态。如果比亚迪车主未来完全关注不到保险了,这家保险公司就成功了。”陈东辉表示。

车企入局保险业是门好生意吗?

实际上,业内对于车企入局保险业的讨论由来已久。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新能源车险已是一片蓝海市场,国内外主流新能源车企纷纷试水保险行业。申万宏源证券预计,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保费规模将达到1543亿元,占车险总保费比例约15.7%。

小鹏汽车在2018年成立了广州小鹏汽车保险代理公司;特斯拉保险经纪公司2020年8月在上海成立;2022年1月蔚来出资5000万元注册了蔚来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理想汽车在2022年6月通过收购获得保险经纪牌照。

诸多新能源车企此前已经以布局保险经纪公司的方式进入到保险业。但业内一些人士认为这并不对保险业构成“威胁”。

中国人保副总裁于泽在不久前的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新能源车企加入到保险行业对保险业的影响有限。一是因为车险是管理型的险种;二是人保储备了大量的人才,包括销售队伍定价能力上,并不是有企业和销售渠道就可以;三是人保多年积累的历史数据能对精算和定价保持领先优势;四是车险对承保和理赔服务网点要求很高,庞大的网点服务体系对进入到车险行业的车企而言挑战很大。

而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召开的2023年股东大会上,对于电动汽车从制造商购买保险的现象,伯克希尔负责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Ajit Jain表示,汽车保险公司Geico正在与一些原始设备制造商谈判,以找出在销售网店提供保险的方法。特斯拉和Rivian都成尝试过此类产品。巴菲特表示:“这不是一个新想法,一点都不神奇。有段时间,Uber承保了很多保险,但这对承销商来说并不划算。”

陈东辉认为,比亚迪会面临极为陡峭的学习曲线,和监管对车险苛刻的要求。从行业角度看,监管部门完全可以给比亚迪一个监管沙箱,在新能源车险开展大胆的创新迭代,题材很丰富:1)全数字化车险;2)全流程上门服务代替现金赔付;3)按照驾驶行为收费的绿色车险;4)纯直销的车险;5)增值服务的产品化。“在这些方面的尝试,有可能让新能源车险的创新走在世界前列,与我国新能源车在世界上的地位相匹配;也有可能彻底改变车险的客户体验,从而改变消费者对车险的负面印象。”

他还表示,比亚迪必须做好重资产和低资本回报的长期准备。“好在汽车行业的资本回报率本来也不高,保险业务7%的回报是否对比亚迪已经足够有吸引力了。”

文章来源:财联社

1680251114809857.png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